省科协组宣部领导来企业发展工程协会09-18
江苏省企业发展工程协会召开在全省建09-18
出口退税分类管理政策4月1日开始实施04-10
以互联网新技术应用为先导  全面提升03-31
当年上市求生,现在“卖壳”解困国企09-20
“它是一张白纸,可以更好规划”雄安09-20
“一带一路”这三年09-18
机器人产业确立两大政策导向06-01
雄安新区,如何成为下一个深圳浦东?06-01
全省科协系统干部培训班在昆山举办06-01
永腾集团高科技产业园培训基地奠基仪06-01
省企业发展工程协会秘书处党支部召开06-01
“套路贷”盯上的其实是你的房子06-01
山寨“现代”骗邯郸06-01
房企再返三四线城市06-01
智库“大跃进”? “井喷”之后,中国06-01

您现在的位置: 现代经济观察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深度观察 >> 正文 网站搜索
[组图]当年上市求生,现在“卖壳”解困国企“脱壳”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当年上市求生,现在“卖壳”解困国企“脱壳”
作者:李在磊  … 文章来源:现代经济观察网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7-09-20 10:15:19 

当年上市求生,现在“卖壳”解困国企“脱壳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 IPO大闸落下,“国资流失”紧箍咒缓解,借道A股僵尸国企的“壳”上市,渐成一股风潮。

     2016413日,A股上市公司中国嘉陵(600877.SH)公告称,接控股股东中国南方工业集团(即中国兵器装备集团)通知,龙光基业集团有限公司将以18.2亿元协议受让南方工业集团所持有中国嘉陵全部股份(占公司总股本的22.34%)。照此测算,折合每股价格约为11.86元,较中国嘉陵停牌前收盘价7.38/股溢价60.70%

  龙光基业是一家大型民营企业,主营高速公路投资、房地产经营等。中国嘉陵主营摩托车业务,嘉陵摩托一度是国内著名的品牌,但受市场整体低迷的影响,中国嘉陵近十年来业绩不佳。中国兵装早有卖壳中国嘉陵、退出摩托车行业的规划。早在2014520日,中国兵装已减持中国嘉陵1200万股,其后的63日,中国兵装再度减持2000万股,约占其总股本的2.91%

  中国嘉陵并非孤例。同一天,*ST狮头(600539.SH)的控股股东狮头集团将其所持上市公司22.94%股权全部

5277万股转让给苏州海融天投资有限公司和山西潞安工程有限公司,转让价格为18.75/股,较公司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溢价75.6%。海融天、潞安工程分别获得11.7%11.24%股份,转让后两者分别新晋为公司第一、第二大股东。

  随着国企改革增速,国企“卖壳”现象愈演愈烈。记者梳理发现,近期内至少有ST东方钽业(000962.SZ)、河池化工(000953.SZ)、鲁北化工(600727.SH)、上工申贝(600843.SH)、天山纺织(000813.SZ)、嘉凯城(000918.SZ)等近十余家地方国企转让“壳资源”。

  “最近是很疯狂,一个‘空壳子’都很值钱。”广州一家券商内部人士曾君告诉记者,近期行业内讨论的焦点之一,就是大股东以高溢价转让控股权的案例。

  而这给了经营困难的地方国资“高位减持”上市资产,战略性退出竞争性行业的机会。

  IPO大闸落下,紧箍咒解除,七百余家排队IPO的企业只得另寻上市途径,一向不受待见的“国企僵尸壳”也成了香饽饽。

  2003年国资委成立后,以凯雷并购徐工机械流产为标志,“防止国有资产流失”成为国企改革的一条“高压线”,国企资产重组无法回避有可能造成的“国有资产流失”诘难。“最近几年查处的近百名国企高管,大多涉及国有资产流失(问题)。”财经评论人宋清辉对记者说,国企在转让、改制和资产处置过程中,存在高管以改革的名义侵吞国有资产的风险。

  另一方面,与民企壳资源相比,有些国企壳股效率低下,并牵涉地方政府政治利益,也并不是借壳、买壳者的首选标的。

  因此在2005年之后,国企集中“卖壳”的情形,实属罕见。

  但十八届三中全会后,新一轮国企改革提上议事日程。2015114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明确提出,要加快推进“僵尸企业”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,支持国企解决历史包袱。对持续亏损3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采取资产重组、产权转让、关闭破产等方式予以“出清”。

  这为地方政府减持上市国资,扫清了政策障碍。

  “之前是不让卖,不敢卖,现在是可以卖了,也能卖上好价钱。”曾君说,如若解除“国有资产流失”的紧箍咒,“僵尸企业”有着较为紧迫的“卖壳”意愿。

  2016年以来,国企标的上市公司停牌数量悄然攀升。有媒体粗略统计,截止到46日,停牌国企标的数量已达80个。

  与此同时,资本市场注册制的延迟,抬高了上市公司壳资源的价值。

  312日,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态,“注册制不可单兵突击”,被市场认为是注册制将延后;与此同时,根据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草案提出的意见,“十三五”规划草案中拟删除“设立战略新兴产业板”的内容。

曾君认为,注册制、战略新兴版遥遥无期,短期内凸显了上市公司“壳资源”的稀缺性,“排队IPO的话,没有两三年下不来,要等很久,太慢了”。

  大闸落下,七百余家排队IPO的企业只得另寻上市途径。在此背景下,一向不受待见的“国企僵尸壳”也成了香饽饽。

  而为了摆脱暗箱操作、国资流失的嫌疑,这一轮国企卖壳过程中,地方政府采取了更公开透明的市场化减持方式。通常情况下,借壳上市的手法一般为直接将资产以重大资产重组的形式注入“壳”公司,引发实际控制人的变更。而近期出现的国企“卖壳”案例,多为国资股东先行出售股权“脱身”,后继重组事宜交由受让方自行处理。

  记者梳理发现,积极参与“卖壳”的国有上市企业,大多是业绩下滑,有的濒临退市,接近于“僵尸企业”。在市场对“壳资源”追捧下,经营不善的国有企业通过“卖壳”的方式解决历史包袱,为不堪重负的地方政府提供了“解脱”的机会。

  如中国嘉陵,129日,中国嘉陵发布2015年度业绩预亏公告,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,预计2015年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.652亿元到-1.595亿元。

  而ST狮头的实际控制人是山西太原市国资委,其主营的水泥业务在太原市政府补贴5300万元的情况下,终于止住连续亏损,2015年业绩预告扭亏,净利润大约为500-1200万元。据报道,太原市国资委意识到依靠补贴扭亏不是长久之计,选择“保壳”并实施资产重组。

  财政部的数据显示,2015年前10个月,国有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9.8%,同时财务费用增长了9.5%

  看上去,这是一场双赢的盛宴。通过股权转让,借壳方节省了时间成本,得到了宝贵的壳资源;原来的国资股东则获取直接的高溢价现金收益。宋清辉认为,国企“卖壳”有利于国企改革进程加速和“僵尸企业”的出清,增强国有企业活力。

  但历史经验表明,试图利用资本市场为国企解困的改革路径,并不是一条一劳永逸的坦途。

  历史上,也有过利用资本市场力量帮助国有企业解困的先例,如1998年的国有企业改革,当时的直接目的就是帮助国企实现三年脱困。

  于是,大型国企开始拆分重组,1999年至2000年,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石油等先后在纽约或香港成功上市。2000年,国有企业实现利润3786亿元,国有企业改革与脱困三年目标基本实现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股市完成了为国企解困减轻债务负担的重任,同时也付出了极大代价。

  经济学者周家琮撰文指出,困难国企只能将优质资产切割上市,融资规模有限、整体并未解困,总体融资成本并不比银行信贷低,还增加了不菲的制度和运行成本,而且存在滋生腐败的空间。

  “(上市)名义上是为了帮国企解困,其实最后能够上市成功的,还是那些优质企业。”曾君认为,发挥资本市场功能为国有企业解困所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。

  周家琮甚至认为,一些国有产权被低价转让,企业并未得到多少实惠,不少上市困难国企得不偿失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今天的僵尸企业中,就云集了众多当年为解困而上市的国企。“僵尸企业的产权交易、资产处置,要吸取当年国企上市的教训。”他指出。


文章录入:高芳    责任编辑:高芳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

    版权所有:现代经济观察编辑部 Copyright © 2015 联系电话:025-84839486(传真)84839439 84839498 邮箱:sxjjgc@163.com

   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苏ICP备09059583号苏公网安备:32010402000236号 苏公网安备:32010402000237号